首页  >  新闻中心  >  职海领航

新闻中心

服务中心

预约热线:021-65103186

职海领航

德勤:2016人力资源的十大趋势

文字:[大][中][小] 发布时间:2016-5-9  浏览次数:824



德勤:2016人力资源的十大趋势

Josh Bersin,美国德勤贝新管理咨询公司创始人,同时也是美国人力资源领域极具影响力的专家,其文章常见诸于《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等多家经济杂志与专栏,个人博客 www.joshbersin.com


研究报告:我们所发现的十大趋势


今年我们在130多个国家里获得了超过7000份反馈。我们分析了数据,并按照行业、公司规模、地理位置做了分类,从而发现了一些对各种规模的公司都很重要的全球性趋势,下面就是这十种趋势:


说明: C:\Users\Administrator\AppData\Roaming\Tencent\Users\762504483\QQ\WinTemp\RichOle\QF`MNDQ04POB330`()$51FE.png



2016年德勤研究——人力资源领域的10大趋势


我就这10大趋势中的一些核心点进行了一些提炼和阐释,主要有下面几点。


1.传统组织架构改变,新型组织兴起


关于架构这一话题,研究发现,现在只有26%的大公司(超过5000人)组织运转完善(即销售、营销、财务、工程、客服等),有82%正在重组,计划重组或者刚刚重组好,以便更快应对客户需求。我们都知道公司架构这一议题相当有活力:受访公司之中仅有8%相信自己的架构已达到最优,有4%没有任何改组计划。


当我们与公司交流并深入探讨这个话题的时候,我们意识到这一趋势的驱动力来自于数字科技、信息透明、人口统计特征以及商业模式的颠覆。思科、通用电气、克利夫兰诊所以及其他大部分受访公司都告诉我们,他们过去行之有效的组织架构是如何正变得陈旧过时,也告诉我们这种基于团队的新型架构对千禧一代充满吸引力,同时能够促进创新,改善客户服务。此外,数字科技广泛应用所带来的信息共享使得这种新型架构可以得到很好的管理。


我们很多人都记得那种老式的矩阵式组织,它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很流行。那么今天这种矩阵让一个公司看上去更像是一系列好莱坞电影片场,人们带着自己的技能和专长来到这里,加入一个个计划或者小组或者项目直至工作完成。他们会学习,公司也会调整,不断转移到新小组中。


尽管现在公司仍然有高层管理人员,但领导现在也已经成为了一种团队运动,领导人员必须激励和调整团队,也必须善于把不同的团队结合在一起,共享信息。


斯坦利·麦克里斯特尔将军在其《团队中的团队》一书中描述了这种组织架构是如何在伊拉克战争中帮到了美国军队。他必须打散原有的职能结构,建立团队,对团队领导人进行授权,并建立数字信息中心来帮助团队进行协调。分布式协调作战几乎在每一家受访公司里面都有发生,但是人才和人力资源实践仍然跟不上。


2.领导: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


如趋势图所示,公司所面临的第二大议题就是团队的领导——2015年的研究相比,它占到了更重要的地位。90%的受访公司把领导力列为一个重要的问题,将其列为迫切的比例也上升到了三分之二。


说明: C:\Users\Administrator\AppData\Roaming\Tencent\Users\762504483\QQ\WinTemp\RichOle\%(16QU4_%VA)5MXS5Q6)Q[4.png


为什么领导如此重要?答案很简单,今天所需要的领导一定要是机敏的,他们必须学习很快,而且能够串联起整个组织。客服团队、销售团队、或者营销团队通常由公司中层干部领导,他们中大部分都是在工作中成长起来的。他们必须具有来自实践的管理技能,而且既要能领导本团队,也能跨团队交互工作。这一套管理技能在旧式的层级组织中并不常见。


去年秋天我同一家快速增长的印度公司CEO有过一番交谈,他讲得非常清楚:


 “我们这里不再有总经理这个职位了。如果领导者不能发挥作用,只是个甩手大掌柜,我就不需要他们。信息很容易就从一个团队流到另一个团队,一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我不需要中层的经理们做出报告,告诉我什么时候某个团队落后了,或者有什么问题发生。


在他这种情况,公司商业活动围绕着数据信息中心、共享目标和移动平台来开展,使得员工们能即时沟通和共享信息。在大部分公司,此类基础设施还在建设中。因此从层级网络的转变是确实正在发生的事情。


3.文化:战略、执行和联盟的核心


新型组织最大的一个推动因素就是公司对企业文化、员工敬业度、学习能力和信息反馈的渴求。第三和第四重要趋势是文化(86%列为重要)和敬业度(85%列为重要)


这完全说得通。千禧一代在劳动力中占超过50%的比例(在很多国家甚至更高)。他们在工作中寻求使命和价值。当他们在小团队中工作时,他们需要一个共享的文化来确保战略、项目和服从能够一以贯之。比如我们做了很多服从项目的研究,表明建立一种服从文化远比交给人们工具和程序,要求他们听命行事有效。